快手取消大小周上热搜,天真的年轻人都在畅想周末自由
2021-06-25 13:36:05 Primitive Reading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塔门”(ID:DT-Tamen),作者:钟宛彤,编辑:王朝靖。

年轻人似乎正在发起一场「休闲争夺战」。

对他们来说,虽然「把工作带回家」看似无法改变,但也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在工作中见缝插针地偷闲划水,大有一副「让生活反向入侵工作,奉摸鱼为职场正义」的架势,至于周末更是不该接受外界打扰的乐土。

然而,在这些好不容易挣得的闲暇时光里,年轻人究竟过得如何?

5 月,DT财经发起了「国产青年周末怎么过大调查」,在回收到的 3037 份有效问卷中,我们发现,以 10 分为满分,年轻人对自己周末的评价平均只有 5.67 分,有超过四成的人打了不及格。

看起来,当代年轻人面临的休闲危机,除了 996、007,还有再也过不好的周末。

年轻人的理想周末是什么样的?

DT财经的调查显示,在排进理想周末的前 10 种过法中,既有睡到自然醒、拥有新体验、置身于大自然,也有做运动、学习、完成愿望清单。

发现没有,周末,这个象征自由的闲暇时间,不仅要用来实现纯粹是「消遣、娱乐、休息」的功能,也在被用来「提高、进步、自我教育」,和学校、公司、社会对人的要求非常相似。这种「提高、进步、自我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能更好地投入到工作、考试,融入到社会里。这跟我们认为的「休息」的含义很矛盾。

如今年轻人自嘲是「社畜」,似乎已经接受自己无法逃避在工作中被异化成工具动物的命运,但却对休息时间寄予厚望,并以此反过来给工作赋予意义:我们工作是为了以后能不工作,是为了更好地享受「自由时间」。

这导致日常的意义被悬置——工作日不是自己的时间,周末才是。所以,工作日摸鱼,现在已经成了一种在夺回时间的反抗。而周末成为被建构、被区隔出来的理想时间,周末才是自己的时间。

因此,象征着「自由」的周末需要补偿在平日没有被满足的需求,同时,只有在周末才是「做自己」。

为什么「回去种田」成了一种当代理想?

一个现象是,当代人似乎只有到了周末,才能开始正常的生活。在年轻人的理想周末里,无论是亲近自然还是睡到自然醒,无非都是「一个人的自然生活」,但如今只能在周末才能过。

以睡眠为例,本来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自然生物钟,但工作日却让每个人不得不遵循一套社会时钟。这种「社会时差」(social jetlag)是工作制度强迫下产生的。于是,在休息日调回自然生物钟,就成了现代人找回自己的一种方式。

Disclaimer: The copyright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 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to convey more market information and does not represent the views and positions of Amazon Finance. Please refer to it yourself. If the author information is incorrectly marked, please contact us as soon as possible!

Recommended reading